您在這裡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娘」

文字:又仁
攝影:達瑞

今天看到文化部的發文,想到前幾天我又帶著《我娘》這本書,回到老家分享。其中一題也被問及「有什麼話想對性別氣質較特殊的孩子們說」,類似的問題很常被問。我想,所有的「特殊」都是比較出來的,而我從小就痛恨「比較」,無論在課業、性格、特質,甚至我使用的物品、該有怎樣的舉止。這些讓我在中學時期叛逆大爆發,我也在那時不斷探索自己,好在一路上我努力找到能傾訴、陪伴的夥伴,我也懂得用我擅長的事物保護自己。

這使我想起幾年前公投時,身邊許多地方被一些團體掛著文宣、布條,提倡著各種所謂的「正常」與「家庭價值」,但當我看到老友們發文,拍下老家的許多角落也張貼高掛著這些言語,非常憤怒和痛心。你們知道這些布條上的字句,都對這些孩子造成傷害嗎?

長久以來,我不是那種會以強硬方式表示的人,我也不斷試圖理解其他想法並溝通。過去在劇場我用演出、用角色說話,幾年前我也開始透過影片或影視工作中說話,接著我用了一年的時間寫了《我娘》,紀錄成長過程中內在的掙扎與苦樂。但幾年前我們確實再度被重重攻擊。之後再看到那些布條,我絕對會衝回老家,有所表示。

這幾年我還是碰過會因為我的氣質,將之與我的工作和表演能力混為一談,懷疑我詮釋各種面向的可能(但另一方面,也杜絕與這樣的對象合作,也好)。我想跟孩子們說,不要害怕,不要再被那些貧脊的想像限縮你的美麗、不要再被那些帶著匱乏心態的言語傷到你。不要害怕,我們都是你們的夥伴,我們都在各個領域努力著。你們沒有不一樣,一起發揮「娘」的力量吧。

本文經又仁同意轉載,原文連結在此。

相關書本: 

相關書籍

我娘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