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022台北國際書展教會我的事

書展終於結束,玩了一天動森,腦袋終於鬆懈下來,想趁著此刻分享這次書展的學習和一些雜感。當然,這是很個人的筆記,只能代表我自己或是逗點的立場。

書展前,當大家針對書展是否應該停辦或延期,吵得沸沸洋洋時,我內心只有一個心願,就是拜託拜託書展一定要辦成,不要再延了。得知書展照常舉辦,我鬆了一口氣,雖然當時仍有爭議,也有人詢問意見,但夥伴們都沒有公開發言,因為我們的共識就是要把讀字便利店好好蓋起來,讓大家(不管人多人少)都能夠開心暢遊,也希望每一個參展單位都能好好交流。

如今回頭看書展期間,大家在讀字便利店留下的歡笑與眾多合影,我覺得應該達標了。謝天謝地。

回頭看看關於書展的爭議吧。疫情發生到現在,每天看著破萬的數字,要說心情不受影響,那是騙人的。這也是為什麼,當時國際書展舉辦與否,這懸而未決的狀態,會在不同位置的人身上投下陰影:有些參展老闆擔心人流量少會賠錢,有些出版社員工下意識抗拒走進人多的地方,而不願意再延期的參展單位也不開心,深怕準備了那麼多「又」功虧一簣……

這些想法都很正常當然也都沒有錯,但書展這類大型活動終究是結果論的——當最後成果讓參與的多數人滿意,過程中的各種卡關,就當作是無法避免的成長痛吧。

我很慶幸書展照常舉辦,我才能從中學到寶貴的一課:有25萬人需要這種規模的書展,而他們也不是隨隨便便而來,沒有恐慌,每一個人都是做好決定並且理解風險才會進場。也感謝這麼多人的參與,讓疫情期間內心蒙塵的出版人,可以得到實際的支持與許多的愛,理解讀者並非只是想像中的一種標籤,而是有著各種不同面貌、極其複雜卻又對書充滿熱情的人。

我在書展現場看著人來人往的場面,也深刻反省,當我過去使用讀者二字來討論出版時事時,是否僭越了那條線,只是下意識地借用這一個集體標籤來抒發我自己的不滿,唉,做人真難,也太多要反省的了吧啊啊啊。

我也看到有出版前輩指責台北國際書展進入瓶頸或困境,才想到我曾對其他書業活動說過類似的話,但這幾年反省過幾次,我才理解這種批評往往是「某某事情沒有按照我想要的方式來呈現、執行」,聽起來很霸道。要討論一個活動辦得好不好,還是得看看參與者的反應來判斷比較準確,我查看各個社群媒體與網路論壇之後,發現雖然也有負評,但相對來說,這一次書展獲得諸多好評,讀者滿開心的。

我們做出版的都覺得自己很精明,但終究得承認,會參加書展的讀者比我們更精明,甚至都做好功課了。他們很清楚自己為了什麼而來!而參展單位能作的,就是好好設計各種互動的體驗,無論是折扣、講座、簽名書、闖關活動等,只要能讓大家更開心的嘗試,都值得鼓勵。而以我自己的海外參展經驗來判斷,說實話,無論是策展力與執行力,台北國際書展絕對是台灣人的寶啦。

這也是為什麼,此時此刻,我想好好感謝台北書展基金會和文化部。我和夥伴們在疫情期間辦過兩次讀字公民書展,規模不大,就是一個松菸倉庫等級而已,但過程已經滿辛苦的,更何況是一整個世貿的大型展區,無論內容或硬體都讓人頭痛。之前罵也罵過了,如今書展辦成了,多數人也開心,那是否也該不吝惜掌聲,好好肯定他們的努力呢?

我也要好好感謝讀字便利店的所有工作人員,尤其是工讀生,你們就跟台灣各個角落的便利店員工一樣,撐起了我們的日常生活,更撐起了這個展區,讓我們設計的這些浪漫的活動可以正常運作,讓讀者在場玩得開心,更讓出版人可以事後在臉書上說浪漫的感言(對,就你們正在讀的這一篇哈哈哈),沒有你們我們真的不行!深深感謝啊啊啊啊!

好啦,真的是充滿學習的一次書展,寫得有點亂,而且還有很多想法正在釐清,希望以後可以化成更有結構的文字或是在座談中與大家分享(希望這樣的意志不會被每天玩動森的慾望所打敗)。期待台北國際書展越來越好,我們都要持續進化下去。

台灣出版加油!

相關書籍

失物風景

讓你咻咻咻的人生編輯術

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 騙你的

相關文章

2019台北書展後,認真檢討一番。

這次書展,逗點文創結社實際售出1210本書,公關或版權贈書不超過10本。以一個一人出版社而言,我盡力了,成果也好,只能感恩。老實說,...

台北書展逗點展位設計!設計師說故事

文字、攝影:林峰毅 和逗點合作,不知不覺也已經好多年了,這些年我們一起做過的展覽不知道有多少,這次的任務格外奇特,要向各式賣場學習,...

延期,不是對恐懼低頭!側記決定書展延期的那場會議……

前言:我(aka逗點總編陳夏民)在29日晚間代表獨立出版聯盟,參加文化部緊急會議,討論台北國際書展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的對策。開會前的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