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街頭相對論》請定義「女兒的理想教養」——林夢媧(妻)VS. 沈默(夫)

本集「街頭相對論」,邀請林夢媧(詩人)與沈默(武俠小說家)夫妻檔,一起討論女兒的理想教養方式。言談之中,你將發現,一個女生光是要長大成人都不容易,真的要度過重重艱難啊啊啊啊。不囉唆,街頭相對論,Battle! 

沈默:妳對女兒的未來有什麼想像? 

林夢媧:沒有特別欸。如果可以,希望她生活盡可能感覺舒服安全。

沈默:會希望她變成什麼樣的人嗎?

林夢媧:可以喜歡自己就好。女性要能夠喜歡自己,實在太困難了。

沈默:為什麼女性喜歡自己會很難?

林夢媧:教育系統或社會待遇就明顯不同啊。

沈默:嗯,雖然臺灣已經比很多地方對女性更友善了,但骨子裡還是輕視女性沒錯。

林夢媧:比方說好了,男性小時候脫著褲子到處走,長大不穿上衣也不是問題,有時候還有種宣告雄性氣概的意味。女生呢,從小到大,穿裙子沒有坐好,就會被指責,甚至會聽到帶著惡意的羞辱說法。

沈默:確實很常聽到女孩子就要像女孩子之類的奇怪說法。

林夢媧:對啊,像是女生要學會各種家事,煮飯洗衣打掃,一切以配合男性為主。我們很常聽到,以後嫁出去要如何如何才能得人疼。男生卻做什麼都會被稱讚,就算是動手動腳愛打架,好像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沈默:那我們該怎麼辦,我不要女兒被這種刻板性別印象給荼害!

林夢媧:目前好像有點難......她只要離開我們就會受到社會的各種影響,我們能做的好像只有讓她知道我們支持她、愛她、不否定她。外面的世界,隨處可見對女性的貶抑與侮辱。只能希望我們給她的疼愛與情感,能夠略大於社會所帶來的傷害。

沈默:心靈是一個系統,當系統充斥太多種情報與資訊是會錯亂的。我們要如何讓女兒有能力辨別,有些想法與觀點並不適合她、也不適合女性、更不會適合她未來的生活方式?

林夢媧:需要長久的陪伴與溝通吧,但我們也必須站在她的時間點和角度去理解她的變化,要保持鎮定平靜地協助她。比如性教育,我們就不能有恐慌或羞恥的反應。

沈默:可是現在都一起洗澡,女兒會好奇地碰觸我們的身體,該怎麼處理比較好?

林夢媧:適當的身體接觸,會讓小朋友感到熟悉安全。但私密部分的碰觸,我們採取的應對最好是,明白地告訴她,我們不喜歡或覺得不舒服,而不是告訴她這是錯誤或可恥的行為。

沈默:女兒有時候也會亂掀裙子,又該怎麼跟她說明?

林夢媧:我會跟她說這樣容易著涼,會感冒。如果旁邊有人跟她說,女孩子不可以這樣做,我也會立刻補上一句,男孩子也一樣不行喔。

沈默:關於如何身為父親,我幾乎是無知的,我也不是女性,所以更不可能知道要怎麼讓女兒能夠喜歡她自己。

林夢媧:其實,我從小就沒有喜歡過自己,總是很厭棄。

沈默:嗯......我身為男性,是既得利益者,總覺得愧對女性。

林夢媧:可惜這種人很少啊。像社會新聞,女性第三者就永遠是被檢討的那一個,但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怎麼樣呢?只要出來道個歉,原配跳出來力挺,就雲淡風輕,隔一陣子復出,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女人就徹底完了,從此銷聲匿跡。

沈默:對啊,比如說男女關係混亂,男人被說是情聖,女人就一定是蕩婦。

林夢媧:所以,當女兒開始接觸外面的世界,一定會感受到女性與男性有滿大落差。但我有意識地想讓女兒知道,其實女生與男生在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人,不應該有什麼差別。

沈默:喜歡自己,應該不是公主病吧,不是透過別人的喜歡才喜歡自己的。

林夢媧:當然不是。而且,我總覺得,公主病的女性,其實從來沒有喜歡過自己。

沈默:因為她們的自信必須建立在被更多人看見?

林夢媧:讓人感覺憂傷啊,沒有看見自己的人,會喜歡自己嗎?

沈默:那我們要怎麼做到讓女兒從小就能夠喜歡自己?喜歡自己生來是女性?怎麼讓她明白,作為女性這件事是寶貴的,是幸福且值得驕傲的?

林夢媧:我覺得,不是教導她是女性這件事值得喜歡,而是就是喜歡她自己。我現在可以想到讓她喜歡自己的方法是,讓她去完成她能夠做到的事,不過度稱讚或溺寵。自己可以做到,跟經由別人鼓勵才去做到,是不一樣的狀態。

沈默:我非常想讓女兒知道,她就是她自己的禮物。即使這個世界對她非常不友善,會想傷害她,有各種妖魔鬼怪躲在暗處正伺機而動。她不用別人給她禮物。她的心靈與身體都是美好的,那是本質上的美好。所以,不需要對別人證明,或經由別人的眼光判斷。

林夢媧:這當然很重要,但我們只能盡力,畢竟我們也不是真的很懂怎麼當父母。

沈默:妳剛剛說到,要讓她自己去做她自己可以完成的事,是指什麼?

林夢媧:比如說,我帶她出門買菜,因為連假的緣故,市場人非常多,我知道女兒有點驚慌,所以喊著要抱抱。但我手上拎著大包小包的菜肉,我就跟她溝通, 媽媽現在沒辦法抱,太多東西了。女兒只好不甘願地跟在我旁邊走。過一會兒,又有一大群人,她又想要我抱,甚至擋在路中間不動。我還是心平氣和地跟她說明,媽媽沒辦法抱。女兒知道我真的不能騰手抱,就自己克服心中的恐懼,非常努力地跟著我。

沈默:好吧,是爸爸沒用,我都快哭了。

林夢媧:買完菜到車上,女兒又再問我,媽媽現在可以抱抱了嗎?這才是她自己做到的事,她可以產生自信,讓自己保持穩定。因為她知道自己做得到。她可以學著照顧自己。這些微小日常的累積,我相信有可能讓她喜歡她自己。

沈默:要怎麼照顧自己,是一門大學問,很多人不知道欸。

林夢媧:對啊,像你就完全沒有在照顧自己,不是嗎?

沈默:對,就連最近頭痛,女兒還會拍拍我說,不痛喔。每天都是她在照顧我。

林夢媧:只有女兒照顧你?我等等讓你知道,照顧的力道可以有多重!

相關書本: 

相關書籍

潔癖

負子獸

相關文章

街頭相對論》請定義「現在小孩到底有多早熟」——朱家安(哲學推廣者)VS. Summerise(插畫家)

本集「街頭相對論」,邀請朱家安(哲學推廣者)與Summerise(插畫家)討論「現在小孩到底有多早熟」。兩人從現在小孩有多早熟出發,...

街頭相對論》請定義「理想的身高」——柏森(詩人)VS. 陳夏民(出版人)

「街頭相對論」第一集,邀請柏森(詩人)與陳夏民(出版人)討論「理想的身高」。看兩位小巨人分享個子不高之苦,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不囉唆...

「我已經死過了,只是僥倖回來。」——專訪《潔癖》林夢媧

1993年出生的林夢媧,屏東市人,大一時期開始寫詩。創作速度並不快的她,至今完成一本手作詩集《戀人狂》,並於2019年11月出版《潔...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