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芷妤

您在這裡

專訪劉芷妤(一)》成天幻想身世哏,高中就在學校當衝組

劉芷妤在2011年出版奇幻小說《迷時回》後,沉潛多年,終於再度推出全新力作《女神自助餐》。自稱《女神自助餐》是復健之作的劉芷妤,在其中寫盡台灣女性的暗處,那些潛藏在靈魂內側、充斥恐懼魅影的真實心境。喧囂止息後,該把焦點放回創作之上,採訪者沈眠從劉芷妤的原生家庭起始,細密訪談,最終寫成四篇重量級專訪,深度解析小說家劉芷妤創作心路,歡迎與我們一起閱讀。

採訪日期:2020年3月7日
定稿時間:2020年3月20日

「我的原生家庭十分普通,雙親和樂,家人們相處愉快,不是很富有,但也不窮,非常典型的家庭,沒有發生過重大的事件,我也沒有童年陰影之類的。」劉芷妤開玩笑地說:「講得誇大一點,就是滿無聊的家啦。」也因此,非常想要多一點故事性的她甚至萌生念頭,希望自己不是爸媽親生的小孩,「有一天,我媽就拉著我到鏡子前,對我說,『妳看我們長得這麼像,有可能不是我生的嗎?』沒辦法啊,確實是這樣,所以我就改為要在各種蛛絲馬跡裡找出更多身世之謎。反正就是中二指數爆錶。」她似乎也覺得小時候的自己頗為無可救藥,大笑著說。

但旋即她正色道:「但認真講起來,我感覺到這樣順遂的人生起點,好像也讓我個性挺單純,或者說單薄、扁平,生命沒有故事,不是擁有複雜視野的人。」劉芷妤略微引以為憾,因為人生體驗帶有巨大的衝擊性,或許文學創作能夠更好。

而就劉芷妤的印象,她從小學三年級即開始寫一些小故事,同學讀了甚至會哭,「我唯一會做的事就是寫作,或者更根本的說是對文字的運用能力,其他做什麼都不太好。」她又自嘲地笑了起來。

一路平順的劉芷妤到高一時,忽然大躍遷也似地跳入叛逆者的位置,而今回過頭去看,比較大的理由有二,其一是因為當時讀的書,比如《灌籃高手》、《迷路的詩》等等,都鼓勵著人要帶有反叛的精神,劉芷妤露出像是受不了自己的蠢的表情,「我就是天真,看到裡面的角色帶著無畏的勇氣,衝撞體制,我就想,好哦,我應該也要像他們一樣。我骨子裡非常憧憬著能夠成為麻煩人物吧。」

當時被選為校刊社社長和總編的劉芷妤,為了編校刊,會蹺課乃至於不惜與老師、教官衝撞,成績也難以顧及,「所以就被留級了,但我為了要對別人證明,才不是校刊的緣故,所以重讀高一的那年,仍然繼續編校刊。升上高二後,倒是很爽快的放棄了,因為當時能做的事都做過了,覺得夠了。」為何要與師長對峙,劉芷妤表示,就讀的高中是升學至上導向,校刊社當然沒有太多資源,她必須獨自運作,剪貼文章、手工排版等等,當時有件事讓她無比氣惱,「第一年的校刊,醜到爆,一方面是因為沒有經驗,一方面是印刷廠老闆竟然因為覺得我們的頁面太單調,沒有經過同意就把他女兒的插畫加在每篇標題下,就是小孩畫的那種娃娃,難以置信吧?」說起這件往事,劉芷妤的神色依舊激動。是以,她堅持一定要換印刷廠,學校怎麼可能輕易同意,而且單單是印刷的成本就貴出很多,但在她孤獨的奮戰後,還是成功了,第二年的校刊整個質感大提升,甚而有個單元是調侃師長內容的問卷調查。

多年後,在高雄的某青少年文學獎典禮,劉芷妤是頒獎的評審,其中一位得獎者的媽媽恰巧是校刊的指導老師,她認出劉芷妤,也當面說了一句「學校以前真的很對不起妳」。回憶當時場景,劉芷妤淡淡說,那會兒有種被平反了的感覺。

☞文章未完,請點選下方續集繼續閱讀。

相關書本: 

相關書籍

女神自助餐

相關文章

專訪劉芷妤(二)》熱愛寫奇幻的原因:「離作品愈遠,我就愈是安全。」

劉芷妤在2011年出版奇幻小說《迷時回》後,沉潛多年,終於再度推出全新力作《女神自助餐》。自稱《女神自助餐》是復健之作的劉芷妤,在其...

專訪劉芷妤(三)》發現「文如其人」是髒話,她陷入系統錯亂

劉芷妤在2011年出版奇幻小說《迷時回》後,沉潛多年,終於再度推出全新力作《女神自助餐》。自稱《女神自助餐》是復健之作的劉芷妤,在其...

專訪劉芷妤(四)》「女漢子怎麼會喜歡蝴蝶結?」她驚覺自己原來厭女

劉芷妤在2011年出版奇幻小說《迷時回》後,沉潛多年,終於再度推出全新力作《女神自助餐》。自稱《女神自助餐》是復健之作的劉芷妤,在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