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周定緯(演員)、夏宇童(演員)、叉燒(演員)

您在這裡

街頭相對論》「舞台是一個開關,幫我們把本性放出來!」——夏宇童(演員)VS. 周定緯(演員)VS. 叉燒(演員)

《不讀書俱樂部》上演在即,逗點編輯部特地前進排練場,趁著四月下旬的排演空檔,邀請女主角夏宇童擔任記者,與劇中重要演員周定緯、叉燒聊上一回。三個人除了暢談舞台劇的演出趣事,也分享了舞台演出像是一組開關,讓他們打開了不同的人格(!)。讀完之後,別忘了手刀買票支持這一組因書而生的精彩音樂劇(因應疫情,最新售票資訊也更新置底囉)!不囉唆,街頭相對論,Battle!

宇童:你們生活中有什麼不敢做的事嗎?還是其實很大膽、什麼都敢做?

叉燒:生活中不敢做的事……就是當個壞蛋吧!

宇童:所以都在舞台上做壞事嗎?

叉燒:……

宇童:那叉燒要不要聊聊你舞台上最瘋狂、印象最深刻的角色?

叉燒:大概就是在演《台灣有個好萊塢》時,為了填滿水戲,在後面演了很多觀眾不會知道的東西:「空空啊……喝咖啡吃甜食讓我胃食道逆流啊(帶粵語口音)……」

宇童:那你平常生活中也會做這些有的沒的嗎?

叉燒:……會。但不會在大家面前,就自己在家揣摩。

宇童:我在想,舞台有沒有可能是一種開關?踏上去就會啟動了?

定緯:說實話,以前可能還會想要顧形象,但現在越來越不害臊了哈。這應該也是舞台經驗的幫助!

宇童:例如?

定緯:例如說,我在《第十二夜》演馬總管,因為劇情需要,我必須穿「吊帶襪」!

叉燒:吊帶襪?

定緯:對!超性感吊帶襪!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大尺度演出喔,可是我卻不覺得害臊,可能也是因為我本人私底下也有三八悶騷的一面,剛好在舞台上可以藉由角色需要,然後就出發、讓它無限放大與合理化,好好耍一次三八!

叉燒:對啊,平常自己碎碎念、私下揣摩的東西,一旦搬到了台上,全部都可以狂吼、被合理化地講出來了。

宇童:所以在舞台上,大家其實都會現出「原形」,顯露出一點真實自己的樣貌?

定緯:妳這次演可愛角色,私底下不太是這樣的個性嗎?

宇童:其實,是……只是以前排斥演可愛、撒嬌、拔高嗓子,我都會想:「我就沒有這些東西啊啊,為什麼要逼我?」但後來發現舞台像一個開關,我只要站上去,就可以很開心、勇於呈現自己的可愛特質。

定緯:所以舞台對你來說,算是有很正面的幫助?

宇童:對,生活中因為有了舞台劇的演出經驗,感覺人跟人之間的距離變近了,某方面來說也是更能接受自己。

叉燒:那妳在舞台上做過最瘋狂的事情又是什麼?

宇童:在果陀《悲憫次神的兒女》中,我飾演勾引老師的聽障女學生,自認可愛但不是有魅力的女人,那時候要做出勾引老師、甚至把衣服掀起來的動作,對我來說是最瘋狂的演出。

定緯:這算是最突破自我的一次嗎?

宇童:是.即便做好安全措施,心裡還是有障礙,但經過那次經驗之後,我在舞台上更放得開了。

定緯:叉燒呈現孔若凡(《不讀書俱樂部》劇中角色)的壞,就是那種讓人討厭不起來的壞吧?

宇童:他有點像在搗蛋。

定緯:叉燒在裡面是為了壞而壞,其實骨子裡是好人,根本壞不起來?

叉燒:其實一開始並沒有設定這麼複雜,只是本人在發展的時候真的壞不起來。

宇童:《不讀書俱樂部》的午吉(劇中角色)有你本人沒有的特質嗎?

定緯:午吉的蠢吧,他已經瘋到可以跟植物或水果對話,這真的是我做不到的事。——不過有時候我自己也會有軟爛的一面。

叉燒:可是我覺得午吉已經軟爛到像一個膿包了。

定緯:……那雨拉(《不讀書俱樂部》劇中角色)有什麼妳本人沒有的特質嗎?

宇童:一開始覺得「不讀書俱樂部」中的夏雨拉跟自己很不像,但開始練習之後發現其實有,像是她的神經質、很愛自己碎碎念等,現在,我反而要在雨拉身上尋找她所沒有的特質。

定緯:當時說宇童要來接演雨拉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就覺得很match!妳給人的感覺就是可愛加天然呆。

宇童:可能因為想法上都很像,一樣都很直線條,像是會因為男友喜歡尼采而去讀尼采然後又討厭尼采,想想我好像就是這種人。對了,我是獅子座的。

叉燒:我也是!

定緯:我也是!天啊我們三個都獅子座啊~~好獅好獅!

宇童:找到原因啦!

定緯:獅子座應該都是很悶騷的。生活中不敢做的事,到了舞台上就可以很合理地放出來,火力全開做上一次!

叉燒:我平常是話很少的,但到了舞台上就變成話癆。

定緯:我也是。

宇童:我也是。好了,放風時間完畢,回去拉筋繼續排練吧!衝啊啊啊!

《不讀書俱樂部》購票資訊,請點選圖片

C MUSICAL製作團隊公告:

猜猜看,《不讀書俱樂部》的故事起點是哪一本書呢?答案是右邊的費茲傑羅《冬之夢》,可憐的海明威都沒有出現,陳總編哭哭。

相關書籍

太陽依舊升起

我們的時代:海明威一鳴驚人短篇小說集

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海明威短篇傑作選

相關文章

街頭相對論》「你無時無刻都在演戲嗎?為什麼不敢作自己?」——又仁 VS. KIM

「覺得有點厭惡自己,覺得是不是太需要別人肯定,沒有自我的逢場作戲。」「社交結束後,我的額頭大冒冷汗,那是我的慢熱性格被逼急了而開始演...

街頭相對論》「搬家時,哪些該留哪些該丟?」鄭聿(詩人)VS. 夏宇童(創作歌手)

年假結束了,許多人有了全新的生活規劃,也因此必須遷移,抵達新的城市。詩人鄭聿曾在詩集《玻璃》的作者介紹中提到,想要成為一個「更少」的...

街頭相對論》「妳是不是有公主病啊?」——劉芷妤(小說家)VS. 許婷婷(皇冠文化總編輯)

「要罵一個女生的話,你可以罵她破麻、賤貨,但是!你也可以說她公主,說她聖母,說她綠茶。也就是說,欸不管你講好話壞話都能罵到女生耶。」...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