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許婷婷(皇冠文化總編輯)、劉芷妤(小說家)喝外帶咖啡

您在這裡

街頭相對論》「妳是不是有公主病啊?」——劉芷妤(小說家)VS. 許婷婷(皇冠文化總編輯)

「要罵一個女生的話,你可以罵她破麻、賤貨,但是!你也可以說她公主,說她聖母,說她綠茶。也就是說,欸不管你講好話壞話都能罵到女生耶。」「更別說是老公主,簡直必須死。」這個社會很「平等」了,這是真的嗎?No!No!No!一個女生要平安長大成人,根本是撐著一把折疊傘要躲過川流不息的隕石雨啊啊啊!逗點編輯部邀請《女神自助餐》作者劉芷妤與她的好朋友「皇冠文化總編輯」許婷婷,兩人從上班族的角度出發,從便當選擇、午休時間管理一路討論到女權自助餐的說法。超痛!超抒壓!不囉唆,街頭相對論,Battle!

芷妤:我今天新工作剛滿三個月,好不容易過了試用期,中午就很想好好犒賞一下自己(三個月是有很了不起嗎?)。

婷婷:滿三個月值得來一頓大餐好不好(超了不起的)!!!

芷妤:不過一時想不出要吃什麼好,給點意見吧?我去過你們公司那裡一兩次,感覺都是高大上的辦公大樓和高大上的住宅區,沒啥吃的耶,你中午都吃什麼啊?還是仙女不吃午餐?

婷婷:我覺得想「中午要吃什麼」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尤其我在慶城街長春路口這一帶已經工作十年(!),任何好吃的店,恐怕都禁不起十年天天吃。

芷妤:真的!

婷婷:因為這樣,一週五個工作天我有三天帶便當,讓每週只要煩惱兩次「中午要吃什麼」。這樣一來,中午要吃什麼變成一種甜蜜的煩惱,很像國小生聽到媽媽說明天不煮飯晚餐自己拿錢出去吃有沒有,會有一點小雀躍。比如我今天中午就吃了慶城街的海南雞飯,一個便當115塊,有三種配菜和雞肉,另外可以選要附養樂多或湯。這家每天都大排長龍,但如果為了想吃的東西,我是很耐煩排隊的,每次吃到海南雞配的紅醬綠醬都覺得很幸福。那妳現在要吃什麼?

芷妤:啊!我忘記今天根本有帶便當,所以就是問好玩、問心酸、問吃不到的就對了。(倒地)慶城街的海南雞飯感覺很好吃欸,不過115元我真的會覺得有點心疼,我也是經常帶便當吃的人,本來是為了省錢啦,但每次省了便當轉身就去買七八十塊的飲料,或者經過扭蛋機被搶劫,完全沒有省到。

婷婷:吃完飯回去公司的路上,真的很容易花錢,很正常!

芷妤:我倒是滿喜歡趁午休時間去散步一下,在空曠的地方多吸幾口自由的空氣下午存著用。

婷婷:散步超重要的。

芷妤:剛才講到自己帶便當,我不知道有沒有跟你說過,在前公司上班時,我也常帶便當,全公司都知道那便當是我老公做的,有一天我在微波便當,正準備拿出來吃時,有個平常就很常跟我嗆來嗆去開玩笑的男同事看了一眼我的便當說:「今天又是老公主啊?」

婷婷:老公主?

芷妤:對!我整個傻眼欸,想說我吃個便當你有必要嗆我老又嗆我公主病嗎?立刻回擊他:「哪裡老公主了?」男同事非常無辜地說:「就,你的便當不都是老公煮的嗎?要不然今天的是你煮的?」然後全部在場的同事都爆笑,連我在內,當然笑完有趕緊跟他道歉。我後來有時候會想,那時我的反應為什麼那麼大,其實原因之一是因為那位同事跟我的互動關係本來就是很愛互嗆(天啊我好像跟太多人建立這種不妙的互動關係了),另一個原因是,其實我潛意識裡應該還是留存著「男主外、女主內」的老思想,所以我們家是老公煮飯這件事,多少讓我覺得可能是一個需要解釋、需要捍衛自己「才不是公主病」的事情。

婷婷:不過,「老公主」是真的滿狠的。

芷妤:真的!「老公主」真的是有夠狠的!根本從外面嫌到裡面,從裡面再嫌到外面,根本討戰。(人家根本不是那個意思好不好!!)而且一鼓作氣(亂用成語!)一石二鳥(也不是這樣講!)一夫當關萬夫莫敵地將身為一個女人所恐懼的社會眼光全兜在一起了。還是其實根本是我太玻璃心的關係?哈哈哈哈哈哈哈。

婷婷:「公主」這件事很奇怪,可以自己講,好比有時候會想要當個公主極盡所能的寵愛自己。但一旦別人講「妳這個公主」、「妳公主病喔」就會很不爽。(更別說是「老公主」,簡直必須死。)

芷妤:對,這是必須的!

婷婷:我想「公主」這標籤本身可能就帶著一些指涉,妳什麼都不會,妳就等著別人關注,妳靠別人。這又讓我想起了童話故事裡的公主形象,她們永遠青春美麗,永遠這麼清純無辜潔白無瑕,很有趣的是我們塑造了一個公主的形象,把她捧得很高,再把她往下摔,變成略帶惡意的標籤,公主一轉身,別人看她可能是很廢很弱很不怎樣。這個公主,或是女神,她們可能被各種不合理的期待推上神壇,而這神壇在更多時候可能更像陷阱。

芷妤:妳這樣一講,我突然覺得這事情滿有趣的,就是,你要罵一個女生的話,你可以罵她破麻、賤貨,但是!你也可以說她公主,說她聖母,說她綠茶。也就是說,欸不管你講好話壞話都能罵到女生耶。再接著想下去,這些好的壞的都可以罵女生以外,還有自助餐、公車、香爐⋯⋯這些本來很中性的詞也都可以拿來罵,哇賽這個厲害,已經不是先射箭再畫靶可以比擬,根本亂射箭都可以,你反正射到哪裡都有靶在等著。真的是,有夠方便。

婷婷:大家都是中箭長大的啊!

芷妤:這讓我忍不住開始幻想,會不會有天走在路上,有人對我大喊:「你這個文壇的薑絲大腸!」「你這個烤生蠔!」「你火龍果!」」「你根本就是炭烤牛小排」⋯⋯欸不對,炭烤牛小排怎麼想都是誇獎,不可能是羞辱,如果有人可以把炭烤牛小排變成羞辱就太了不起了⋯⋯我是不是幻想得太過頭了?如果真的有人這樣對我說,我就要很冷靜地回覆他:「是的,我本人現在已經變成啤酒杯的形狀了。」

婷婷:你這個生啤酒!!!

芷妤:可惡,你不要這麼誇我!(扭動)你才炒水蓮,你全家都炒水蓮!

婷婷:我不要炒水蓮,我要炒豆苗。怎樣我很自助餐吧,呵呵。

芷妤:等等你說的炒豆苗是加醋的那種酸酸的嗎?那種很下飯欸,有夠自助餐的你,可惡,我好像太偏熱炒了。(開始自我反省)

婷婷:加醋不錯,不過簡單的蒜頭爆香就很棒了。我餓了,晚上就吃自助餐配啤酒好了,耶。

編按:雖然劉芷妤當天帶了便當,但還是不敵路邊小店的誘惑,和婷婷一起在外午餐了。


推薦書單

貓派
You Know You Want This
作者:克莉絲汀.魯潘妮安(Kristen Roupenian)
譯者:呂玉嬋
出版:皇冠
定價:320元

魯賓之壺破掉了
ルビンの壺が割れた
作者:宿野薰
譯者:王蘊潔
出版:皇冠
定價:280元

相關書本: 

相關書籍

女神自助餐

相關文章

街頭相對論》請定義「女兒的理想教養」——林夢媧(妻)VS. 沈默(夫)

本集「街頭相對論」,邀請林夢媧(詩人)與沈默(武俠小說家)夫妻檔,一起討論女兒的理想教養方式。言談之中,你將發現,一個女生光是要長大...

街頭相對論》「搬家時,哪些該留哪些該丟?」鄭聿(詩人)VS. 夏宇童(創作歌手)

年假結束了,許多人有了全新的生活規劃,也因此必須遷移,抵達新的城市。詩人鄭聿曾在詩集《玻璃》的作者介紹中提到,想要成為一個「更少」的...

街頭相對論》「如果可以,你想變成怎樣的人?」——王離(詩人)VS. 德尉(詩人)

「我沒有真正喜歡過自己。」「只要被喜歡,就算自己不那麼好也沒關係了。」遇到挫敗或是不如意時,如果剛好身處低潮,往往自問:「為什麼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