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太宰治,愛的惡搞無極限——作家劉芷妤讀《越級申訴》

●文:劉芷妤

承襲獨特太宰式幽默碎念風格,繼東方童話翻案作《御伽草紙》之後,逗點文創結社於今年六月推出「那麼愛自殺,不是應該很憂鬱?」的太宰治另一經典翻案作品《越級申訴(啾咪文庫本)》,再度以太宰治極為驚人的碎念能力,不但一舉攻佔莎翁名作、希臘傳說,甚至將他的惡搞魔手伸進了聖經典故之中——

真他媽有種啊你,太宰治。

▆莎翁您老人家冷靜點

總覺得這篇〈新哈姆雷特〉要是有古英文譯本,大概會讓莎士比亞他老人家讀得嘴角抽搐而顏面神經失調——在太宰筆下,不止一反哈姆雷特為了復仇裝瘋賣傻的悲劇形象,根本是劇中所有角色都一起瘋瘋癲癲起來了!雖然仍沿襲原著劇本的對話體形式,卻因為採取同樣的敘事手法,反而更凸顯原著與改編之間令人失笑的迥異特質!

究竟是為什麼,讓本來應該心懷不軌而意圖篡位的叔父,反倒像是個百般無奈的歐吉桑呢?這種親切、苦惱的老爹形象,反倒讓說出「之所以精通三國語言,也只是為了要讀懂外國那些好色淫猥的詩」的哈姆雷特與今日通稱的小屁孩沒兩樣了啊⋯⋯說到小屁孩,也沒有什麼比哈姆雷特與好友之間的無聊吐槽對話更幼稚了,硬要說的話,成天妄想把全世界的漂亮女孩都攬入懷中,卻因為一時意亂情迷搞大了奧菲莉亞肚子,諸如此類的荒唐事,在這個「煩死人啦可是好好笑」的翻案劇本中處處可見,要是能一口氣讀完而不想給哈姆雷特combo飛踢的話,那表示讀者修養也真是到家。

雖然想要裝模作樣地對莎翁說「您老人家冷靜點,千萬別跟太宰治一番見識啊!」但既然兩人都已在黃泉相見,大概也早就打了三百回合後,到達互相敬酒聊天的好友階段了吧。

▆深情的丑角

除了惹惱莎翁,太宰治還斗膽以一篇〈越級申訴〉,正面迎戰宗教議題!真讓人想誠心誠意請教他:「究竟有什麼事你做不出來啊?」

多數人的一生中,難免都有段成為「深情的丑角」的尷尬時期而身不由己吧,像是一往情深傾慕的對象不喜歡自己、滿腔熱血、奮不顧身地做了某件事後,才發現自己在這方面毫無才能⋯⋯最糟的是,也許旁人從頭到尾都是用一種冷嘲熱諷的心情看著自己的努力,於是看似華麗的失敗背後,還得滿身泥濘在眾人忍著笑的同情中退場,這才是最難堪的事。

太宰治將這種愛的孤獨感,在〈越級申訴〉中表現得淋漓盡致!他乾脆化身為千古罪人猶大,用最擅長的「太宰體」──也就是不停地碎念,重新演繹了背叛耶穌的猶大,不時令人發噱、冷笑、忍不住想嘲弄卻又無比同情的另一面, 不禁讓讀者邊讀邊冒著冷汗,明明完全可以體會那種窘迫尷尬又深情的嫉妒,卻寧願自己永遠不要理解。

這一篇大約是本書中我讀得最心酸的故事了,恰巧相對於「烏雲的金邊」,在最純粹的光明與愛之中生出的痛苦、悲傷與嫉妒,那可是比「我要毀滅世界」的標準惡意更黑暗、更令人心碎的呢。

▆有說你可以把我拱出去嗎?

〈跑吧,美洛斯〉的原型雖然源自希臘傳說,但這篇改編可說比原本的故事流傳更廣。有趣的是,亦有軼聞指出這篇故事其實與太宰的生平經歷,有極為相似之處,只是呢,在現實中的太宰,其實是個忘了救回朋友的美洛斯,這點還真不讓人意外哪。

本篇主角美洛斯天生是位血性漢子,某天幫妹妹進城採買婚禮所需的用品時,聽說國王因多疑而殺了許多賢臣,一怒之下竟決定去刺殺國王,可惜這英勇行徑沒有機會多著墨幾行字;人都還沒進皇宮、刀子也都還沒抽出來,劇情便急轉直下,這有勇無謀的漢子被皇宮護衛逮個正著,正當國王決定判他絞刑之際,美洛斯希望國王能夠允諾他回家去幫妹妹辦完婚禮,三天後即刻回來領死,然後他還居然把什麼事都沒做且完全狀況外的好友拱出來:「如果我逃走了,在三天後的日落之前沒有回到這裡,就請絞殺我的摯友吧。」

等一下啊美洛斯,就算你對自己的人格很有信心,說這種話也不太應該吧!!你的好友賽里努提思,是什麼時候答應你可以這樣婊他的啊?

可怕的是國王不僅多疑,對於這種人性測試也很感興趣,於是答應了美洛斯的請求,把還在家裡過著太平日子的賽里努提思召入宮中,放走了美洛斯。

 就如同我們所熟知的情節那般,美洛斯趕著辦完妹妹的婚禮後,因為睡過頭這種無論老闆和老師都無法接受的理由,必須在雨中飛快奔跑,才有可能在約定的日落前抵達皇宮,在路程中,他也一度緩下腳步,甚至被大雨沖毀橋梁、遇上山賊搶劫的突發狀況,差點就要害死自己的好友。

 「打我吧,如果你沒有狠狠地打我,我是沒有資格和你擁抱的。」終於把好友賽里努提思從絞刑架上救下來的美洛斯這麼對他說。

賽里努提思狠狠地摑了美洛斯一巴掌,告訴他。「你也打我吧,雖然只有一次,但是這三天之內,我確實對你是否會回來起了疑心,你不打我的話,我也無法和你擁抱的。」

 這人人熟悉的故事,這本以黑色幽默結合大叔碎念語氣寫成的改編故事,至此有了一個出乎意料的動人結局。

闔上書,三篇截然不同的故事在心底慢慢融合成一種難以言喻的奇妙滋味,酸苦之中,微微回甘,讓人眨回眼裡薄薄淚光的同時,忍不住像個多年好友那樣,緩緩撫著書皮對作者輕聲說:「我說太宰啊,你那看似冷嘲熱諷、輕蔑人性的碎念背後,其實是相信愛,也渴望愛的吧?」

本文由MPlus 編輯部授權刊載,請點此處閱讀原文。

相關書籍

越級申訴(啾咪文庫本)

相關文章

你告訴我,誰沒中二過?——永恆少年太宰治與他的「越級申訴」 |【逗點學校】第35集

學習,沒有句點。逗點學校,上課了!
今天是哪一位老師來分享呢? 陳巍仁:「太宰治喜歡讓魔鬼的聲音更大一些些。」 提到...

自由副刊【愛讀書】:《越級申訴》

若說以東方童話為基底的《御伽草紙》是太宰治(Dazai Osamu,1909-1948)由內向外探頭,冷眼熱心觀看世界的翻案寓言;那...

編輯室報告》記憶中的那名少年可安好?

同樣是太宰治的翻案作品,取材西方經典的《越級申訴》與脫胎自日本童話的《御伽草紙》,折射出截然不同的光譜。  《御伽草紙》(1945)...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